曾道人六合白小姐|2019白小姐马报彩图

周拉:多媒體視角下《格薩爾》文化傳承與保護路徑探析

2019-02-28 09:57:33 教育   周拉

1.jpggTr中國藏族網通

周拉  《教育》2016年 第09期 西北民族大學格薩爾研究院,甘肅 蘭州 730030 gTr中國藏族網通

摘要:多媒體時代的到來,伴隨著多種傳播媒介的介入,新的思想觀念的傳播,少數民族傳統文化發展出現了一系列的矛盾和問題,傳統文化發展呈衰微之勢,很難適應現代社會發展的要求。我國西藏地區亦是如此,出現文化消亡、文化折扣、文化趨同等現象,傳統文化發展陷入兩難的境地。基于此,本文站在多媒體視角下對《格薩爾》史詩如何傳播展開探討,并提出了保護路徑。 gTr中國藏族網通

關鍵詞:格薩爾;傳統文化;傳播路徑 gTr中國藏族網通

中圖分類號:I207.2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1671-5861(2016)09-0284-01 gTr中國藏族網通

1 《格薩爾》史詩簡介 gTr中國藏族網通

《格薩爾》史詩是一部英雄史詩,以描寫部落、氏族、部落和民族之間的戰爭為主體,主人公“格薩爾”名叫覺如,是一位被稱為“戰神”的高級軍事統帥,是藏族人民心目中的大英雄。史詩所描述的故事發生在古代西藏父系氏族社會末期,父系氏族社會逐漸解體到奴隸社會初步形成時期,即原始社會的民主制逐步被軍事首領所替代的英雄時代。《格薩爾》史詩作為西藏本土文化代表,附著了藏族文化的個性和品質,能夠從古流傳至今,有其獨特之處所在。其主要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1)史詩結構的封閉性和開放性,《格薩爾》史詩是世界上最長的英雄史詩,據不完全統計它共有100 萬多詩行,2000 多萬字,其結構宏偉,總體故事情節可以歸納為:格薩爾王在天界——降生人間——16 歲賽馬嶺國稱王——南征北戰統一嶺國——地獄救回妻、母——使命完成、返回天界,是一種首尾相連的封閉性結構。(2)《格薩爾》史詩形成于口語傳播時期,至今仍以口語傳播的活態形式傳承,現在能吟誦80 萬字以上、16 萬詩行的說唱藝人還有180 多位,他們是史詩傳承的“活”的載體,也是目不識丁的天才藝人。 gTr中國藏族網通

2 媒介對《格薩爾》史詩傳播的影響 gTr中國藏族網通

《格薩爾》史詩作為民間的集體智慧,其誕生之初主要是供人們消閑娛樂,是人們茶余飯后的一種消遣方式,同時也是人們進行宗教傳播、道德教化的工具,具有信仰和道德教化的功能,其傳唱是全體部落成員共同的一種行為,可以說在藏族文明早期階段,《格薩爾》史詩的影響在藏族地區似乎與荷馬史詩之于希臘民族一樣有,過之而無不及。但是,隨著佛教在西藏的興盛,佛教僧侶介入史詩的整理、傳播,以及史詩書面文本的出現,史詩的大眾娛樂功能、民間集體性開始慢慢消失,以致最后淪為佛教文化的附庸,在上層權貴中逐漸退卻,徹底淪為草根文化,被排斥在正統之外;史詩的佛教化,本是史詩企圖借助佛教重新攀附和搭乘雅文化的末班車,不料卻進入了邊緣性文化的行列。而后,隨著現代傳媒技術、現代觀念的涌入,史詩賴以生存和發展的社會和文化語境走向消亡,史詩從傳統的主流文化逐漸向非主流文化轉移,從民間走向少數的職業藝人、從口頭轉向書面、從繁榮走向瀕危,其功能發生了相應的變化,史詩進入了政府的視野,成為學者、專家研究西藏文化、歷史等的范本,成為民間藝人、組織盈利的工具,成為政府政策號召的保護對象,史詩的消費功能、歷史史料功能、文化遺產功能逐漸占據主導地位。 gTr中國藏族網通

3 多媒體視角下《格薩爾》文化保護路徑 gTr中國藏族網通

3.1 實現媒介及其內容的本土化 gTr中國藏族網通

目前,媒介尤其是大眾傳播媒介在民族文化傳播中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當媒介所傳播的文化并非某個少數民族的本民族文化時,媒介傳播活動本身就帶有明顯的文化移入的色彩,對多民族地區的文化會產生極大的影響。因此, gTr中國藏族網通

媒介在進行民族文化傳承時,需要借助民族地區的歌舞、音樂、諺語、說唱等形式,以更好地實現民族傳統文化的發展與保護,將民族傳統文化的表現形式與現代傳媒相結合,實現民族文化類節目的本土化、特色化,展示民族地方文化,實現媒介內容的本土化,以此來推動民族地區傳統文化的發展,同時實現現代傳播媒介民族地方的本土化。 gTr中國藏族網通

3.2 民族文化傳播途徑多元化 gTr中國藏族網通

隨著媒介技術及國家民族文化保護政策的發展,以官方媒介為代表的媒介、媒介組織在文化傳播過程中扮演者越來越重要的角色,傳播者可以借助紙張、聲波、視頻,把民族文化既寫成文字、錄制成磁帶、拍攝成圖像,通過郵遞、發射接收、網絡傳播等傳到全國各地,打破了地域、時間、國際間的限制。但是,與此同時,隨著媒介介入文化傳播的程度越深,其傳播的不足也日益顯現,文化同質化、碎片化、文化斷層等現象不斷,網站內容更新緩慢、照抄照搬現象嚴重,這是我們在利用媒介傳播文化過程所要注意的問題之一。此外,在進行民族文化傳播的時候,我們還應該注意應用民間的人際傳播,其傳播范圍雖然狹小,內容雖然單一,但給予我們的直觀感受更真切,而且,這也是民族地區傳統文化的最初傳播形式,很多原汁原味的文化要素還得依靠人際傳播傳播,這也正是《格薩爾》史詩目前仍以口語傳播為主的主要原因。將民間的人際傳播和官方的媒介傳播相結合,多方面傳播民族文化,也是民族文化發展的一個路徑。 gTr中國藏族網通

3.3 借助多媒體,促使文化傳統與現代相結合 gTr中國藏族網通

隨著傳播媒介的多元化和復雜化,媒介日益成為促進文化創新、文化變遷的重要外在因素。媒介的發展是社會政治經濟文化共同作用的結果,不同的時代有不同的主流傳播媒介,民族文化在不同的時代應該以適應這個時代的途徑進行傳播,如果某一文化傳播的途徑相對滯后于現代人就收信息的主流傳播途徑,那么,文化在傳播的過程中必然會遇到障礙。如果不及時與時俱進地運用新的傳播媒介進行文化傳播,那么民族文化的影響力就會大大減弱,文化傳播的范圍就會受到限制。從而導致本民族文化在傳播過程中受到外來文化的沖擊,導致人們對本民族文化的不自信,甚至使本民族文化在傳播方面出現斷層。此外,我們在創新文化傳播載體的同時,也要推動文化內容的創新,只有內容與形式的同步創新,才能實現文化創新。民族文化傳播過程中,我們需要重視現代傳媒與傳統文化、觀念之間的調適,實現民族文化與現代傳媒的有效結合,只有這樣,才能實現民族傳統文化與現代文化的真正對接。 gTr中國藏族網通

參考文獻 gTr中國藏族網通

[1]袁愛中,楊靜.媒介變遷與西藏傳統文化傳播研究——以《格薩爾王傳》史詩為例[J].西藏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16,31(1):82-88. gTr中國藏族網通

[2]楊恩洪.格薩爾口頭傳承與民族文化保護[J].青海社會科學,2012(1):1-10. gTr中國藏族網通

[3]劉大先.新媒體時代的多民族文學——從格薩爾王談起 [J].南方文壇,2012(1):62-67. gTr中國藏族網通

基金項目:本論文屬于西北民族大學2014 年研究生科研創新項目之成果,項目負責人:周拉,項目編號:yxm2015119。 gTr中國藏族網通

編輯:仁增才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