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道人六合白小姐|2019白小姐马报彩图

探秘尖扎昂拉千戶院

2019-03-01 09:10:18 青海日報   □文/圖 王學超

1.jpgevS中國藏族網通

庭院evS中國藏族網通

2.jpgevS中國藏族網通

木桶evS中國藏族網通

3.jpgevS中國藏族網通

木樓evS中國藏族網通

夏季,筆者駕車從平安出發,前往尖扎縣昂拉千戶院一探究竟。evS中國藏族網通

車行一個小時,就進入了黃南尖扎縣境內。車窗外是高山平湖,遠處是奇特的丹霞地貌,高速公路下是清澈的黃河水,黃河水在腳下流淌,水面上漁網、魚箱隨處可見,看來冷水養魚在這里已形成一定規模,高速公路兩旁隆務河相伴相隨,一路美景讓人目不暇接。evS中國藏族網通

駕車駛過黃河大橋,寬敞筆直的黃河路呈現在眼前,透過車窗看去,黃河路兩邊的辦公樓、商鋪鱗次櫛比,尖扎縣城雖然不大,但干凈寧靜,遠遠就看見幾位朋友等候在馬路邊。停車簡單問候后,他們在前面領路,穿過縣城直奔位于昂拉鄉的昂拉千戶院。evS中國藏族網通

昂拉鄉地處黃河沿岸,海拔2084米,自然條件優越,水資源豐富,是一塊土地肥沃、氣候宜人的富庶之地。evS中國藏族網通

一邊行進,一邊看著田野里悠閑吃草的牛羊、村莊里的裊裊炊煙、小溪、巷道里追逐嬉戲的娃娃們、大門口做餛鍋饃饃的村婦、場院里寒暄的老漢們,一幅幅情景是那樣的熟悉,又是那樣的親切,讓我仿佛回到了美好的兒童時代——家鄉平安由于近些年城鎮化步伐的加快,已看不到美麗的鄉村田園風光了。昂拉鄉海拔與平安差不多,但由于地處黃河兩岸,氣候濕潤,更加適合各種農作物生長,是尖扎縣乃至黃南的瓜果之鄉,令人艷羨。evS中國藏族網通

汽車駛進昂拉鄉尖巴昂村,氣度非凡的千戶莊院就矗立在眼前。放眼望去,整座莊院坐西朝東,雖然歷經了七十多年滄桑,歲月洗盡了它曾經的豪華,但仍不失當年貴族私邸的威嚴。evS中國藏族網通

我們剛停車,千戶莊院保護人陳美早已迎候在大門口。陳美是昂拉鄉尖巴昂村人,尖扎地區第七代昂拉千戶項謙東知之孫子。evS中國藏族網通

六十歲的陳美老人熱情地向我們一行介紹道:“昂拉千戶原本是吐蕃王朝赤熱巴巾的后代,因為需要守衛邊界和征稅,在公元9世紀中葉,赤熱巴巾派貢葉西達杰來到青海的尖扎地區定居,成為黃河兩岸的頭人。公元1657年,清朝順治皇帝封他的后代祖多杰為昂拉千戶。項謙是第七代世襲千戶,他繼位時已經到了1930年,終止于1953年,是中國歷史上的末代千戶。昂拉千戶莊園是項謙繼位后新建的,是迄今青海規模最大、保存最完好的一座千戶莊園。1998年被列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現由尖扎縣文體廣電旅游局委托專人保護和看管。”evS中國藏族網通

做了簡單介紹,老人帶領我們走進昂拉千戶莊院。evS中國藏族網通

門廊兩側,有漢、藏文的簡要介紹:“莊院占地3270平方米,約合5畝(其中主莊院長60米、寬42米),三十五板的圍墻高約7米。按地形分上下兩階、前后兩院,前院系四合院,為藏式平頂兩層木樓古建筑,每面七間,每間距2.6米,進深8.2米;二層四面回廊相通,中間為過庭式前面樓;后面為平房,背靠背連體建筑,屋頂為圓形兩坡水,陰陽瓦相扣屋面,中庭木樓梯上去后直通后院,東西兩側各建廂房五間,最后兩角院東西各建角樓上下六間半,并有天井小院,正中為五開間佛堂,以上建筑共計12間,1824平方米。”evS中國藏族網通

昂拉莊園全是木質結構,分前后兩院,共有200多間房屋。莊園坐西向東,第一進院四面皆為面寬七間進深兩間的丁頂土木結構二層樓;院內左、右展覽室里擺放著一些藏族生活用具,有糌粑盒、木臼、簸箕、馱水桶、酥油桶、牛皮桶、石磨等,看著這些陳舊的生活用具,不禁為藏族人民悠久的歷史而感嘆!evS中國藏族網通

北房是昂拉千戶府展覽館,面積約200平方米,分文字介紹和實物展覽。evS中國藏族網通

項謙,1903年出生在尖扎東南部黃河南岸的昂拉部落尖巴浪村千戶家,其祖父拉旦,為昂拉部落第五代千戶長,祖母名加勒,為河南親王之女;其父名拉公太(1876-1943),為昂拉部落第六代千戶長。項謙正名為項謙東智,共有兄弟姐妹八人,他在兄弟中排行第三;項謙從小虔信佛教,喜愛通經讀書,心地善良;12歲時拜吉塘寺阿柔格西為師,習讀文化基礎知識和經典;17歲時自備僧裝欲出家為僧,但其父執意讓項謙繼承父業,管理部落事務,不同意項謙出家為僧。有一年,德欽寺僧眾發生內訌,其父拉公太前去調解,歸途遇上一陣大風,刮起飛沙走石,致使雙目失明;從此舍政而潛心念經修行,將家業和部落政務交給項謙管理。evS中國藏族網通

項謙24歲時接替父親的千戶職位,成為第七代千戶長。1946年任青海省參議員。新中國成立后,歷任青海省人民代表、省政協常委、省民委副主席,黃南藏族自治州副州長,尖扎縣首任縣長等職。1959年因病去世于尖扎縣。evS中國藏族網通

這期間,項謙先生曾在何去何從的問題上,有過一段驚心動魄的反復。中國人民解放軍解放蘭州時,馬步芳為了垂死掙扎,曾命令項謙組織民團前往蘭州支援,項謙沒有理他。但項謙聽到人民解放軍到達化隆甘都的消息時,卻非常高興,項謙立即組織各村小頭人和鄉老前往歡迎,還帶去一匹馬和一群牛羊,慰問人民解放軍。西寧解放后,項謙再次組織鄉老帶上牛羊前往慰問。evS中國藏族網通

貴德解放后,昂拉劃歸貴德縣六區,黨和政府仍承認項謙的千戶職位,仍讓項謙管理昂拉地區。一九四九年十ニ月至次年發生的反革命叛亂,特別是青馬前一〇〇師師長譚呈祥、騎兵十四旅旅長馬成賢等在昂拉毗鄰的化隆卡里崗發動的叛亂,對項謙影響很大。叛亂被平息后,許多漏網分子聚集昂拉,對項謙極盡拉攏收買之能事。這些馬步芳殘余軍官和慣匪頭子,鉆進昂拉以后,便充當反革命急先鋒,帶領叛亂分子向解放地區進攻。黨和政府對項謙進行了耐心的爭取和教育,一九五〇年八月六日,經反復做工作,項謙到西寧參加了省人民政府副主席馬樸的吊唁活動,并向黨政軍首長報告了受匪蠱惑,遲遲未來的原委。項謙在西寧期間,省政府召開座談會,表示歡迎。但項謙從西寧返回以后,卻又背信食言,在叛亂分子的蠱惑煽動下,進行了武裝叛亂。evS中國藏族網通

項謙在我軍平叛時逃走,能否爭取項謙回到昂拉,對于安定社會秩序,鞏固平叛斗爭成果關系極大。西北局和青海省委對這個問題非常重視。西北局認為,爭取項謙歸來,不但利于迅速安定昂拉及其周圍地區,更重要的是能表現我黨和人民政府的政策,對爭取團結基層少數民族部落以至對進入果洛工作和開展甘青川邊工作,打擊傅秉勛等匪部很有益。省委、省政府赴昂拉工作組堅決貫徹西北局的指示,通過與尖扎工委,以及賽赤活佛、成勒活佛反復研究,決定派出曾參加叛亂被政府寬大釋放的完德太等十一人,持昂拉八莊及項謙家屬的信去尋找項謙。這時項謙隱匿在同仁森林中。黨和政府在昂拉平息叛亂后所實行的寬大政策和卓有成效的安置救濟工作,不僅深深感動了昂拉地區的群眾,而且對逃亡在外的項謙也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一九五二年七月十一日下午,項謙在黨的民族政策的感召下,帶著11個人回到昂拉,歸向人民政府,交出長短槍十六支,子彈2583發,望遠鏡一架和馬五匹。evS中國藏族網通

項謙回到昂拉自己家里,看到人民政府對他的一切財產和家人都保護照顧得很好,群眾在尖扎區人民政府領導下安心生產,深受感動,主動找中共尖扎工委書記王鵬遠同志承認自己的錯誤,表示今后一定要在人民政府的領導下改正錯誤,與土匪脫離關系,再不做壞事。evS中國藏族網通

七月三十一日,項謙到西寧,受到省黨政領導的親切接見。省政府主席趙壽山、省委書記張仲良在接見項謙時明確表示對其既往不咎保留其千戶職位。張仲良同志還向項謙解說了有關黨的民族政策的許多具體問題。八月七日,省協商委員會召集各族各界民主人士座談會,對項謙歸向人民表示歡迎。八月十日,項謙從西寧起程去蘭州,參加了西北民族學院干訓班畢業典禮晚會,會上,項謙向西北軍政委員會副主席、西北局書記習仲勛及中央人民政府民族事務委員會副主務汪鋒、甘肅省黨政負責同志敬獻哈達。十一日,習仲勛為歡迎項謙舉行招待會。evS中國藏族網通

習仲勛同志與中共中央西北局十七次爭取項謙的真實故事成為一段“比諸葛亮還厲害”的統戰佳話。項謙歸順后,受到習仲勛同志的接見,習仲勛說:“你回來人民是歡迎你的,今后再不受特務土匪的欺騙。只有跟著共產黨走,才是一條光明的道路”。勉勵項謙在省政府的領導下,做好建設尖扎區的各項工作。evS中國藏族網通

中共中央統戰部部長李維漢向毛澤東匯報了這一事情的前后經過。毛澤東十分高興,稱贊道:“諸葛亮有個七擒七放,我們還多,我們來個十擒十放”。后來,毛澤東見到習仲勛,開玩笑地說:“仲勛,你真厲害,諸葛亮七擒孟獲,你比諸葛亮還厲害”。evS中國藏族網通

1955年元月,項謙參加省人民代表大會,會議期間,項謙認真學習社會主義思想和合作化政策。回到縣上以后,項謙立即向縣委提出下鄉檢查工作,宣傳政策的要求。項謙深入一些邊遠牧業鄉村向廣大群眾和頭人宣傳黨的政策,檢查防凍保畜措施,召開保畜委員會,具體幫助群眾發展生產。項謙還抱病調解了尖扎灘與貴德崗查之間的草山糾紛。當年十二月間學習互助合作化政策時,有些頭人說群眾落后,合作化搞不成。項謙批評說:你們這是一種下馬的思想,我看群眾的覺悟高,上馬的時候到了。在試辦合作化時,項謙不但自己主動向昂拉群眾宣傳合作化的優越性,還叫兩個兒子也去大力宣傳,并帶頭將自己的土地和牲畜加入農業生產合作社。evS中國藏族網通

抗美援朝戰爭期間,項謙捐獻三千元人民幣,支援抗美援朝斗爭。統購統銷開始后,項謙每年都帶頭出售余糧,給全縣群眾和各部落頭人樹立了好榜樣。evS中國藏族網通

1956年10月,項謙還向尖扎縣委遞交了加入中國共產黨的申請書,積極要求加入中國共產黨。這時的項謙先生,思想覺悟已有了較大的提高,各項工作都能自覺地按黨的政策辦事,成為一位深受廣大群眾擁護的好縣長。evS中國藏族網通

從展覽館出來,看到院子中央有兩個坑,坑邊立有木牌,上面分別用漢、藏文寫著“彈坑”兩字,這是一九五二年五月解放軍震懾土匪武裝時留下的彈坑。看著兩個彈坑,我的思緒回到了軍事進剿昂拉那個戰火紛飛的年代。evS中國藏族網通

1952年4月下旬,在和平解放無望,加之青海省各族各界代表堅決要求肅清昂拉地區反革命武裝的基礎上,中共青海省委報請中共中央西北局同意,做出《關于進剿尖扎區反革命武裝的決定》。決定指出為肅清日益猖狂的尖扎區反革命分子,鞏固民族團結及人民民主專政,特決定對尖扎地區以馬全彪、韓起祿、項謙為首的反革命武裝堅決剿滅之。4月下旬,經西北軍區批準,進剿部隊以一軍一師為主組成尖扎地區剿匪部隊,制定了周密的作戰計劃。evS中國藏族網通

5月1日,進剿部隊一萬余人在一軍一師首長羅坤山的統一指揮下,到達指定地區隱蔽集結。2日拂曉采取南北東西四路分進合擊剿滅的戰術,向昂拉腹地攻擊前進,并以炮火封鎖匪徒的逃亡之路。不到一天的時間,就徹底摧毀了昂拉叛亂分子的防御陣地。整個戰斗于5月2日12時結束,基本肅清了昂拉地區成股的叛匪,千戶項謙及少數匪首逃脫。5月20日,剿匪部隊撤出昂拉地區。evS中國藏族網通

繞過兩個彈坑,我們拾木樓臺級而上,來到莊園第二進院。第二進院正面為單層山頂磚木結構正房,面寬五間,進深三間,正面為大經堂,兩側各有一座小角院,為佛堂,是專供千戶和活佛念經的場所。evS中國藏族網通

佛堂建筑精細,飛檐斗拱,重檐歇山頂,四角飛翹,雄偉玲瓏,高屋建瓴;四角套獸,剎式寶瓶、全部水磨青磚,層層有磚雕吉祥圖案,雕鏤精細,蔚為壯觀,殿內設有三個大佛龕,100多個小佛龕。樓板為雙層,下面柏木板,上面松木板,中間裝砂,以隔音防火。屋面采取一坡式平屋面,桁條為40厘米×40厘米方枕木,間隔甚密,上面能行車,比一般的橋面還結實,尤甚者兩層館閣式門樓,水磨青磚碼頭,飛檐斗拱全部彩繪,雕梁畫棟,甚為壯觀,真是搜神奪巧之極,兩扇朱紅大門威似衙門。evS中國藏族網通

東西廂房均為二層角樓,共16間住房,是千戶及內眷的起居住所。前后院之間均設有重門和樓梯連通,正房與廂房均設有木梯或橫架相通。正門門樓前后開門,門外有晾臺高筑,居高臨下,田野風光盡收視野。evS中國藏族網通

后院東西兩角樓全部彩繪,清潔優雅,陳設和裝修非常考究,是阿卡誦經和招待貴賓的地方,西角樓供奉著歡喜佛。院內磚飾、木雕如歲寒三友、或山水人物、或翎毛花卉、或集錦博古、或萬福萬壽、或葵花蕉葉,種類豐富,造型生動,雕飾精湛。evS中國藏族網通

昂拉千戶莊園是藏式私邸,但建筑裝飾融入了諸多中國傳統文化元素。在中國傳統民居中裝飾裝修是藝術表現的重要手段,它根據不同材料的特點進行技術與藝術的加工,靈活搭配,從而達到建筑性格與美感的協調統一。昂拉千戶莊園最精彩的一筆恰是木雕和彩畫,其圖案之生動,工藝之精湛,令觀者無不驚嘆。同時,具有濃郁宗教色彩的壁畫也是這座藏式建筑中的鮮明特色,遺憾的是,這些精美的藝術在“文革”期間嚴重受損,讓后人無法欣賞到它絕妙的全貌。昂拉莊園全部選用優質木材,僅前后兩院的回廊,粗壯筆直的立柱就達百根,幾十年中歷經風霜雨雪剝蝕,依然完好如初。據陳美老人講:“修建莊園時,項謙親自到各處如古哇寺等周邊地區調研尋訪能工巧匠,并專門去甘肅白塔寺尋訪木建筑雕刻藝術大師。請來的一位木工掌尺徐隆老者,只用腳一量就能詳細地傳授機宜,通理全局,他住在磨坊里只管念嘛呢,民間謔稱‘看不出的木匠蓋大房’,一切具體事宜全托二把手吳師傅,項謙還三天一小請,七天一大宴,頻頻款待。畫匠是從湟中塔爾寺請來的有名的馬師傅,他不論對古典建筑的館閣式或佛殿式彩繪壁畫都有較深的研究和造詣,如對每片板壁和梁襯天花板地都繪有千姿百態的數不清的富麗堂皇、炫耀奪目的圖案和傳統的福、祿、壽、禧等篆體圖形以及八仙、十八羅漢、文成公主、達摩十三僧等繪得惟妙惟肖,特別是繪在客廳整面墻壁上乍看是一棵葡萄樹,細品奧妙,原來是利用葡萄樹的枝、蔓、葉、藤、根等組成的如大象、鹿、鳥、蟲、魚、鼠等可愛的十三種禽獸動物圖案,形態細膩逼真,藝術價值極高,越看越有趣。”evS中國藏族網通

整座建筑之所以富麗堂皇、工程浩大,是動用了昂拉八莊所有男勞力,耗時三四年,僅木料就將當順鄉東果村一座山頭最好的松樹林伐完了;期間,全靠人工肩扛手抬搬運大量土石方,拉運木料任務分攤到戶,如不夠尺寸(當時不知直徑是啥,只用繩子量周長)不算數,要重新去拉,一根六米長、直徑四十厘米的樓柱需幾十個人才能拉得動,當時無路無車,只能人力和牛拉到山腳下,在黃河里逆流纖拉而上,再拉到尖巴昂,據推算共用原木料約1500立方米。evS中國藏族網通

千戶莊院建筑,巧妙地利用地形就勢,高低錯落,因地制宜,構思奇特,布局合理,設計精細,富有漢式宮殿建筑藝術的創造性,并具有濃郁的地方民族特色,同時,昂拉千戶莊園也是時代變遷的一個縮影,置身其中,撫今追昔,一切都是那樣的耐人尋味。evS中國藏族網通

編輯:夢潔